页面载入中...

【穿越小说推荐】京剧花脸名家吴钰璋去世 - 全文

穿越小说推荐

  国民党这次的溃败,有大环境因素,有个人因素。在大环境因素方面,从李登辉、陈水扁执政打下根基的“去中国化”教育,在蔡英文任内开花结果,民进党2020选举其实只有一道菜,就是“芒果干”。不论是炒作香港议题、下架吴斯怀、所谓“国安”五法、反渗透法,都是芒果干入菜。而且,蔡英文又得到美国、日本等奥援,华府在台湾选举前一年多就开始出招,包括官方、媒体一起助攻民进党。选前几天,民进党与外围组织又打出所谓“主权牌”来催票,催出大量年轻人前仆后继出来投票。

  纵使如此,民进党与泛绿阵营这次的压倒性胜利,仍让外界大感意外。台湾1996年直选以来,最高票数是国民党马英九2008年的765万票(得票率58.45%),蔡英文这次竟直冲上800万,改写了台湾选举史,得票率约5成7。

  另个观察点是政党票,这次总共有19个政党参选争取不分区“立委”席次,国民党拿33.35%,民进党也拿33.97%,蓝绿虽几乎一样多,但在众多参选小党中冲到前面的多数是泛绿小党,台北市长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拿11%,时代力量拿7%,台湾基进也拿到3%,把这些加起来,又是20多趴,等于泛绿阵营已过半,达到50多趴,接近蔡英文选举的得票率。相较之下,旗帜鲜明的统派政党新党仅获1%,还比不上诉求环保的绿党。

穿越小说推荐

 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源整理编辑。

  洛川蹩鼓是主要流传于陕西省洛川县黄章、永乡、旧县等乡村,为延安著名的三鼓(胸鼓、腰鼓、蹩鼓)之一,陕西方言称蹦跳为蹩,此舞以蹦跳为特征,故称蹩鼓。洛川蹩鼓最大的特点是在蹦跳中完成各种舞蹈动作,表演时,鼓手腹前挎个直径约50厘米的扁圆鼓,边击鼓、边蹦跳。传说蹩鼓即由军阵演变而来,是反映古代战斗生活的一种传统民俗舞蹈。

  击鼓、锣、钹起舞时,其基本动作有单跳、双跳、蹉步、拧摆等,“双跳”指双脚同时起跳下落,上身后仰,动作粗犷有力;“单跳”稳健潇洒大起大落,身姿灵活自如;“搓步”刚建,“拧摆”柔美。场图主要有“白马分鬃”、“蝎子拧尾”、“单骑扑阵”、“四壁合围”、“品字组合”等。表演者在舞、蹦、跳中做出各种造型,在锣鼓齐鸣中左冲右扑,拼杀搏斗,如临战阵,动作粗犷,剽悍豪放,富于力感。根据表演方式不同,它又可分为大场鼓、小场鼓和过街鼓,以它独特隽秀、粗犷雄健的舞姿和隆隆鼓声,犹如一支回旋在黄土高原上震天动地的狂欢曲。

  40年来,现实主义不断更新,主要推动了两类小说创作的长足发展。一类是家族历史与文化的创作,这类小说以家族历史为主干故事,通过一个家族在一个时期的荣辱盛衰,来透视文化精神的嬗变,折射社会变迁与时代更替,代表性作品如张炜《古船》、陈忠实《白鹿原》、阿来《尘埃落定》、李锐《旧址》、莫言《丰乳肥臀》等。另一类是“反腐”小说写作,这类小说以改革开放为背景,主写义利抉择、正邪较量。代表性作品有周梅森《人间正道》《人民的名义》、张平《抉择》、陆天明《苍天在上》《大雪无痕》、周大新《曲终人在》等。可以说,由于运用严谨的现实主义写法,贯注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,这些作品做到了思想精深与艺术精湛的桴鼓相应,达到“传得开,留得下,为人民群众所喜爱”的较高标准。

  在坚持现实主义方面,最为典型的例子,是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。这个作品写作与发表的80年代中期,文学界追新求异的热潮正如火如荼,现实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冷落,但路遥没有任何犹疑,他毅然选择严谨的现实主义写法,精心又用意地描写孙少安、孙少平两兄弟的青春成长与人生打拼,由此表现改革开放给农村青年带来的命运转机。由于作品做到了为小人物造影,为奋进者扬帆,出版之后广受好评,累计印数超过1700万套,在当代小说长销作品中名列前茅。《平凡的世界》持续热销,暗含了一个值得研究的文学课题,那就是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现实主义,包括它的自身内涵、外延与意义,也包括它与中国文学的密切缘结,与中国读者的内在联系。

  风格手法在借鉴中开拓丰富

  作家有各自造诣、各自追求,小说有不同取向、不同写法,由此造成文学写作在个性化基础上的多样化。但任何取向与写法都各有长短,兼有利弊。因此,在坚持自我的同时不断汲取别家之长,弥补自家之短,就是文学写作的题中应有之义。40年来的小说创作,由于小说家们注重在学习与借鉴中自我更新,小说创作求新求变成为普遍风尚,也成就作家艺术成长与作品新意迭出。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