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国家非遗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展映系列活动在京拉开帷幕

  其中,小说《雾月牛栏》《清水洗尘》《世界上所有的夜晚》分别获第一、二、四届鲁迅文学奖,长篇小说《额尔古纳河右岸》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。

  迟子建2007年接受《北京青年报》采访时回顾了自己是如何走上文学道路的:父亲迟泽凤是小镇上的小学校长,好诗文,因对三国时代曹植名篇《洛神赋》喜欢之至,而曹植又名曹子建,因此给她取名“迟子建”……1981年高考,平常被语文老师誉为“很有前途”的迟子建作文“跑题”,“40分的作文题就得了5分,分数一下子就拉下来了。”后来,她只上了专科线,进入大兴安岭师范学校。

  迟子建称,“这反倒成就了我。那里很清静,给了我充足的时间幻想,充足的时间阅读。”1983年,她开始写作,并向杂志投稿。迟子建感恩于“还没怎么感受到挫败,处女作就已在《北方文学》上发表,编辑是在自然来稿里把我的稿子挑出来的”。第一份稿费,她拿去给父亲买了瓶他喜欢的“竹叶青”酒。

  据迟子建回忆,师范临毕业前的数个夜晚,她躲在自习教室里写《北极村的童话》,“现在我都记得那种感觉,很温暖,很幸福。”1986年1月,《北极村的童话》在《人民文学》上发表,“这篇小说给我带来了成功和后来的运气”。

  “散入春风满洛城”说的是人与阅读的关系。常常可以通过一句诗穿越时空的长河去感知一座城。蒙曼认为这首诗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洛阳,暗夜中有人吹笛显其文艺,春风满城想是风光旖旎,闻笛思故乡可见当时的洛阳是座汇集各路人马的“移民城市”。短短四行就勾勒出一个别样的洛阳。

  “此夜曲中闻折柳”代表阅读的力量。诗中的“折柳”是一支名为“折杨柳”的曲子。李白闻此曲,心就飘出洛阳,越过巴山蜀水飞往家乡了。在蒙曼看来,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一个现实定位,也难免生活中的支离破碎,但就如春夜闻此曲一样,阅读可以让人跳出空间,走出心灵的围城。

  最后一句“何人不起故园情”讲的是精神家园的重要性。“如果买房决定了我们的地理定位,那么读书赋予的就是我们的精神家园。它不容易更换,更使人心安。”蒙曼说。

  阅读的基础在于一个个不朽的文字。英国哲学家波普曾有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:假如地球上人类的物质文明遭到毁灭,但是图书还在,那么人类文明成果很快就会恢复;如果连图书也不在了,那么人类文明成果的恢复将是漫漫长夜。

admin
国家非遗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成果展映系列活动在京拉开帷幕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